啊蕉kk_

ajkk_

【百万】大度(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更了!

走一个:

kb!!!!!!!你他妈终于更了!!!!


KB:



王昊去年发的朋友圈底下突然炸了锅,消息提示点进去看到那时候拍了一顶黄绿色的帽子照片。配字:朋友送的,并不是很想戴。








娄云鹏:老王你的嘴绝对有毒……








刘嘉裕:没事儿兄弟,想要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戴点绿。








丁飞:原谅套餐已下单,快递估计明天就能到。








王昊回了上面三位:你们说我手上这把刀捅谁身上合适?








接着评论风向立转,一溜排队刷#白曜隆做个人吧#








王昊沉着张脸,把手机抛到茶几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缩在客厅沙发上等着不想做人的白曜隆回来。








在王昊闭眼假寐的当口,白曜隆回来了,大概以为他睡着了,便轻手轻脚地靠近,在王昊的嘴角落下一吻。








王昊闻到了白曜隆衣服上女人淡淡的香水味,掀起眼皮不带情绪地看着他。








白曜隆突然被王昊的大眼睛shock到,略显局促的动作在王昊看来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王昊抬脚顶开白曜隆,拿起手机瞧见白曜隆发来的十几条微信和5个电话,才开口说道:“和小姐姐玩得不错。”








“万万什么都知道。”白曜隆反抓住王昊的脚踝摸了几把,笑不见眼,“不放心下次跟我一起去。”








“你以为我想知道,有些人恨不得全西安广而告之。老白,咱脑袋里挂根弦成不,被人卖了都他妈笑嘻嘻帮人数钱。”








王昊非常想不通,白曜隆一个从小泡人堆里长大的,对那些小伎俩应该熟得不能再熟了才是。还整天一副缺心眼的样子。








今天接电话拍照片朋友圈炫炫没啥,顶多王昊自个儿酸一酸,白曜隆也不是特别牛逼的人物,不会有人抓着不放。








主要今天这事让王昊觉得白曜隆所有的心眼都用在追自己身上了。信不信是个女的敲房门白曜隆都敢开,白曜隆就是这么real,没在怕的。








“一帮兄弟起哄,让我展现下魅力,就跟她跳了段。真的,我没碰她。哥,你去哪儿。”白曜隆急了。








“我看看我的魅力好不好使。”












今天黄历不对,王昊和白曜隆的脑回路怎么都挨不到一块。








“敢追我咱就散伙。”王昊出门前撂下的最后一句话。








白曜隆怂,只敢蹲马路牙子边抽闷烟,尾巴都不摇了,心都不跳了,烦躁担心委屈百感交集。点开微信想问问谁知道王昊在哪,不巧正赶上朋友圈精彩的现场直播。








15分钟前








卧槽,PG ONE来了PPPG ONE来了!








11分钟前








坐吧台3分钟被长腿美眉勾搭出门,牛逼。








8分钟前








PG ONE来了PPPG ONE又来了!身边的美眉不见了!








6分钟前








又被个男的拉走了!!!!!!!!!今晚酒吧开过光!!!








5分钟前








一张高糊背影照片,王昊的手缩在袖口里,露出的指尖被高出他许多的男人牵着往外走。








刚刚








这次没回来……








红花会的老铁还算良心未泯,俨然是评论里吃瓜起哄群众当中的清流。








刘嘉裕:b养的怎么又是你,你这人怎么这么事儿逼。








娄云鹏:大型拐卖现场。








丁飞:wh吾儿赶紧回家,外面那些叔叔阿姨很可怕。








微信群一波接一波地轰炸,白曜隆的手有些抖,摁了两下才把烟掐灭了,起身往酒吧赶,只回了句:别问了,带他走的男人当然竟然他妈的不是我!我现在找不到他!








操,王昊这么好骗真被拐走了咋办。








生活不是电视剧,白曜隆自然不能在诺大的西安找到一个躲着他的人。








红花会成员眼睁睁看着小打小闹演变成两个人静静的分手之前标准套路。








王昊第二天回来就搬去了制作室住,行踪飘忽不定,难得露面也散发着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气场。








刘嘉裕见着都得打个哆嗦。








“兄弟,你俩吵架能按基本法吗,别说是你理亏,老万一报还一报,况且他这德行一半还不都你惯的。”用蜜养着甜到发腻,有点不顺心的白曜隆变着法子哄,跟隔壁马子狗差不了多少。好不容易凑一起,刘嘉裕忙教育白曜隆,动不了王昊,我还治不了白曜隆?








“我惯的我乐意。”从进录音室开始,白曜隆的视线没离开过角落里玩手机的王昊。








刘嘉裕:再来劝架我就是猪。








“万万,单独聊聊。”白曜隆总是先低头的那一个。








王昊头也不抬,全当放屁。








“万万,给我点面子。”








……








在红花会众人炙热的眼神注目下走进洗手间的感觉太诡异了。








“这两天你在躲我,那晚你去哪儿了。”白曜隆说出想了好几天的开场白。








王昊依旧在手机屏幕上忙碌,其实已经把一年前没回的微信都给回了。








“去开房啊,放心我们只是盖棉被纯聊天,他什么都没做,没有粗鲁地撕衣服,舌头没有伸进我的嘴里,没有打开我的腿,用力……”没等王昊说完,白曜隆狠狠将按在墙上,堵住喋喋不休恼人的嘴,手钻进卫衣直接滑向重点。








王昊的几句话,让白曜隆一秒从家养的大型宠物变成了带着火气的野生动物,相同点只有最后入腹满足动物饥渴的终究是王昊。








王昊撞得头疼,跟着躁了,使劲推白曜隆结实的胸肌然而效果聊胜于无,王昊又一次深刻感受到19岁的白曜隆已经是个男人的事实。








王昊此刻很绝望,他讨厌洗手间,讨厌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讨厌背后冰冷的大理石瓷砖,讨厌自己逐渐软了的身体,硬了的……更绝望的是王昊讨厌不起来抱着他生气的白曜隆。








门锁转开的声音令还留有理智的白曜隆不得不放开王昊。衣衫不整满面潮红,瞎子也能看出来他俩之前做了什么。幸好门外的人只开了一条缝,重重叩了几下门。








“在办事喊1,不是喊2。”








是丁飞。








“1。”白曜隆不耐地回道,伸手想搂王昊。








“2。”王昊连忙闪身后退一步保持距离,强装十二分的冷漠讲出,“白曜隆你什么时候能不用jb解决问题我们再谈。”








王昊忍着不去看白曜隆像被抛弃的一般可怜样子。








-------------------tbc-----------------------








兢兢业业打卡催更的不再留条评论说过不去了啊!








催太狠了,先放不用链接的。








下是肉,啥时候写好不知道~








总结,两个斗气的傻瓜。






找一篇百万的虐文 大概是在两年前圣诞节当天白曜隆提出了分手 然后万万后来还有了女朋友结了婚  是个be 找不到了 那个小姐姐看过可以告诉我一下!谢谢了!求!